走近艺术 ——同慧学堂小学部学员参观“苏比拉克回顾展”及“奥地利百年绘画展”  

2017-06-07 00:15

同慧学堂的艺术教育,首重孩子们的审美能力、和鉴赏能力地提升!

你不见得要是作画高手,但一定要看得出什么样的线条、结构、色彩……是“美”的;你不见得要擅于弹奏,但一定要听得出什么样的节奏、乐句、旋律……是“好”的!

所以,我们在生活中,让孩子们听到的,是“巴洛克”时期的古典音乐;让孩子们看到的,是吴冠中等大家的版画作品,这样的耳濡目染,无形中塑造着孩子们对“美”的认识,比一般观念的满屋子米老鼠唐老鸭要好太多了!孩子们看惯听惯了“好东西”,再碰到“丑”,就会自然有鉴别——就好像肠胃干净的人,碰到“地沟油”,是一定会拉肚子的一样——而不是象社会上许多人一般,“饮苦食毒”、“闻恶目丑”而不自知!

除了生活中的浸淫,逢到重要的展览,有欣赏更多艺术家们原作的机会,同慧的孩子们也是不会错过的!

恰逢“苏比拉克回顾展”,和“奥地利百年绘画展”巡展到汉,我们当然要翘首以观啦!

苏比拉克,被誉为自毕加索、达利、高迪之后西班牙最伟大的艺术家。说到苏比拉克,得先提到著名的“圣家族大教堂”。

圣家族大教堂

就算您不熟悉圣家族大教堂的名称,看到这张图,您也一定有几分印象吧?圣家堂,可以说是全世界最著名的“未完工建筑”了,从1882年始建,至今仍未完工。已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成为唯一“仍然在建的世界遗产”。她的设计者西班牙建筑大师安东尼奥·高迪,在她身上倾注了整个后半生,长达42年的心血,仍未完工,彼时,圣家堂已成为西班牙“国宝”级的存在。在他逝世50年后,西班牙政府才正式邀请苏比拉克接过高迪的工作,可见苏比拉克的“含金量”!而苏比拉克刚刚于2014年去世,大家就能感觉到这个仅隔一年的回顾展的分量吧?!

对于奥地利,我们熟知的是“音乐之都”维也纳、金色大厅,对她的绘画可能了解不多,其实艺术一脉同源,在音乐的故乡,又怎会有太差劲的画家呢?这次展览,展现了以维也纳分离派为代表的奥地利现代艺术从挣扎——到脱离古典主义——再到创新出自己的独特风格,从萌芽到成熟的全过程。展览汇集了奥地利19-20世纪的代表性画家,包括克利姆特、席勒、柯克西卡等绘画大师的杰出作品。而且,这也是克利姆特、席勒的作品在中国大陆地首次展示!更难得的是,这次展览,搜集了34家私人和公共机构的收藏!

所以,一个是遗作首次回顾,一个是汇集百年珍藏,这两次展览,真的是错过不知何时再有!

奥地利,什么时候,你们也能看到我们的表情?


有眼光!旁边都是“大”画,他们的眼光偏偏聚焦在那最小的一幅肖像画上,这幅油画的作者,可是大名鼎鼎的维也纳分离派创始人:古斯塔夫·克里姆特!您要问克里姆特是谁?——看看下面这幅画吧,熟悉吗?所有的美术史,一定绕不开这一幅的!


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这句话出自《圣经·旧约》中的《但以理书》,《但以理书》,充满预言,旧约中,除却《以赛亚书》,再没有比祂更富神秘色彩的了!书里提到,巴比伦伯沙撒王与他的一千大臣举办盛筵,席中,伯沙撒将他父亲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圣殿中所掠的金银器皿拿来饮酒,当时,神示现出人指头,在对面墙上写字,写的就是“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意思是巴比伦国的年日到今日完结!伯沙撒王大惊失色,果然,当晚,伯沙撒就被杀,国家被玛代波斯所灭!

画中表现的,就是宴会中,神迹显现那一刻的情景。

我看着孩子们的争论,不禁想到,以后,在历史课或西方宗教课中,接触到关于新巴比伦帝国的这一段历史时,可以再把这幅画拿出来,那时,孩子们又会是什么反应呢?……有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