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者还是打工仔? ——教育团队应有的伙伴文化

2017-06-07 00:03

  伙伴:中国古代军队十名士兵共用一火煮食,同火者互称火伴;沿用至今,因偏旁类化作伙伴,指有着相同的梦想,是值得信赖,共同奋斗的朋友。

——《中国语文通论》

现在的国人,谈起理想中的学校,总会提及蔡元培时的北大,梅贻琦时的清华。那时是“教授治校”的风气。何谓“教授治校”?——1931年5月,清华教授会议决议,以“不图发展学术,加以蔑视教授人格,视教授如雇员”的原因,驱逐政府任命的“党国校长”吴南轩,吴不得不在一个月后离开北平 ——可见一斑。

上面的决议中,已谈及“大学”之所以成为“大学”的关键:即学校中的老师们,都需具备独立且有尊严的人格;学校组织中所有成员之间,都需有平等之精神,合作之风气!——此即“伙伴”。

其实,真正的大学须如此,中学、小学、乃至幼儿园,不也更须如此吗?

人们习惯把眼光放在大学身上,以为这才是教育,殊不知,更重要的教育,是在幼儿园、及小学。中国人讲“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幼儿阶段,正是人格形成的重要时期。在这个阶段,幼儿通过与身边环境的互动,塑造出自己的人格特质,奠定一生中基本的人格倾向。

而孩子身边的环境,最重要的部分,当然是环境中的人——父母、老师。这些成人与孩子们朝夕相处,自身的人格特质、行为方式、情绪模式、思维方式,通过自己有意——大部分时候是无意——的行为举止影响了孩子,从而,使受着不同影响的孩子走向不同的人生方向。

我们当然都希望,我们的孩子们能有独立的人格,具备开创自己人生的能力。可是,如果在孩子幼年时期,那些陪伴孩子时间最长的老师们,自身不具备独立的思想,不具备有尊严的人格,我们如何能指望孩子们“无中生有”呢?

可怕的是,现在的诸多教育团队中,恰恰充斥的是“等级严密”,“雇佣风气”,“老板文化”!与社会上的一般企业毫无区别!教育,成了一门生意;老师,不过是“雇员”……

想象一下典型“雇员”的一天:八点上班,意味着至少要六点起床,如果又逢寒冬,这更是让自己满心不情愿的事情,但是,想起迟到要扣钱,只有勉强自己起床,心里恐怕还要骂几句。到了公司,尽量只做自己“份内”的事,“事不关己”,“最好挂起”,要不然可能吃力不讨好,还“惹一身臊”。如果无人监督,正好“消极怠工,自我放松”,还不时抽空搞搞“小圈子”,“权力斗争”。五点半下班的话,到四点半就心不安宁,开始邀三喝四,约着晚上去哪里吃饭,去哪里娱乐,或者想想自己的“小心事”,要不是早退要罚款,只怕早就走了!

这样下来,一天的大部分注意力,却在“工作”之外!上班想着下班,下班想着放假,坐在办公室,却想象着怎么去西藏。

为什么?

因为自己做的,只是一份“工作”,不是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所以才有了“业余爱好”;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雇员”,只是在做“老板”安排的职责,只是在达成“老板”的目标,不是自己真正愿意的事;自认为“雇员”的人,不过是拿自己的时间换一份收入而已,大部分生命处于分离和内耗的状态!

想象一下,有着这样“雇员”状态的“老师”,他的工作,只会是在经济层面,只会自然按照“经济人”法则去做事:追求“投入产出比”,追求如何用最少的代价拿到相对固定或更多的收入。

自然,就会发生这样的事:

老师上课一般般,却把一部分内容藏到自己开的补习班才讲,学生不交钱参加,考试就考不好。

老师的教案,“十年如一日”,学生不同,教法却一样——何必费力改变呢?

学生出状况,不思考自己能做些什么来支持到孩子,只是一味地简单粗暴,因为这样最“省力”;或者叫家长来“陪训”,只图自己“爽”,体会“颐指气使”的快感。

学生成绩不好,最好办法是转班或退学,这样既不会影响自己收入,又“省心省事”。

幼儿园,孩子最好老实睡午觉,不要尿裤子,睡觉和看电视时间越长越好,这样老师是“少麻烦,乐无事”,否则,“情绪烦躁”和“简单粗暴”又会来了。

…… ……

凡此种种,大家总是从“师德”,和“资质”上找原因,看起来光荣正确,却离题千里。

在一般的经济企业,“雇佣文化”尚能良好运作,因为“雇员”,面对的,不过是批量复制、机能单一的“产品”;而在教育领域,老师面对的,是“人”,是正在成长,无比丰富的孩子!所以,“伙伴文化”,绝不是同慧团队的特色,而是教育者的必然选择!

伙伴,是有着共同理想,共同价值观的朋友。教育团队吸纳伙伴的第一标准,不仅应是能力,而更应把“热爱教育事业”放在第一位,把“热爱孩子”放在第一位,把“孩子能因自己的支持而成长”当作重要的自我价值!而又有多少机构的纳新流程,是看证书→考知识→试讲→上岗,这般只看“能力”的?又有多少毕业生,是因为“编制”、“稳定”、“福利”而选择做“老师”的?

伙伴,是可以共同奋斗的朋友。除了有共同愿景之外,还需要有平等的人格。团队中,可以有分工的不同,可以有能力上的师长,可以有学问上的前辈,但一定有身份上的平等!可以自由的表达意见,平等的交流想法。

伙伴,因为平等,更应有着独立的人格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不是只知被动听安排,不是只知复制标准流程,而有创新的能力,创造的机会,并发展出自己的风格。

试着想象一下:

一位是有着独立人格、独立思考,有着充分自我认同和事业认同的老师;

一位是自居为“雇员”,按规章办事,心灵矛盾,计算收入,生命力分离的老师。

一个是成员间身份平等,有着真正共同的事业愿景,团队价值与自我价值重合度高,能够和而不同,一起成长的团队;

一个是等级森严,上尊下卑,缺乏事业认同,缺少合力,利益驱动,内耗严重的团队。

哪一个能给孩子带来更大的价值?哪一个会有平等进取的气氛,从而给孩子带来重要的身份示范?哪一个能够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独立自尊的人格特质?大家自有答案!这些人格特质,正是超越“能力”,能影响孩子一生的最重要的东西!

而后者,不管孩子“能力”如何,不过是只能一批批地复制“打工心态”和“仆佣人格”罢了!

有着伙伴文化的团队,是为了教育做事,为了共同愿景做事,而不是仅仅盯着利益,百般计较。这样,才最有可能达成老师个人价值、团队集体价值、孩子和家庭价值的“三位一体”,从而生生不息,福慧绵长。

伙伴文化的达成,首先需要所有的团队伙伴,有足够的“自觉”。

清晰自己的身份定位是有尊严的“教育者”,而不是用能力换收入的“打工仔”;

确认“教育者”最重要的自我价值是支持生命的成长,而不是仅仅教给孩子一些技巧和知识;

构建足够的资格感和自我认同,才能影响孩子们尊重自我及尊重他人;

明白独立人格和学会独立思考,才能带给孩子们独立面对人生的力量;

不断自我学习,“苟日新,日新,又日新”,始终保持健康的好奇心,才能帮助孩子发展探索世界的愿望和能力。

伙伴文化的达成,更重要的,是需要团队的创始者和带领者,有足够的“自觉”。

清楚团队的创生,是为了“教育”,为了孩子“身”、“心”、“灵”的发展,而不仅是为了“生意”和“自我实现”;

不利用自己的身份去抓取“雇佣文化”、“等级文化”可以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快感”,清醒地觉知,这些不过是助长自己贪心和妄念的“毒树”,伤害团队,伤害孩子,最终也伤到自己;

既使自己有着特别的身份和超越于许多伙伴的能力,也能了解,这并不意味着自己有多少“特权”,反而意味着自己有更多的责任,来支持团队伙伴的成长;

知道自己实在的身份,不过是“引路人”,凭着自己有限的力量,把伙伴和孩子们导向大海,而在大海中航行得多远,靠的是水手们自己的力量,“引路人”,也只是水手中的一员,同修同行而已;

知道自己实在的身份,不过是“同修”,清醒的与伙伴和孩子们站在一起,而不是站在大家上面,也就杜绝了不少教育、培训团队中,容易出现的“个人崇拜”文化!而“个人崇拜”,固然让团队带领者感觉良好,却与“等级文化”相伴相生,也是更甚于“雇佣文化”的毒瘤,因为,它必然站在智慧和独立人格的对立面;

明白真正的“大师”,不是让别人觉得很厉害,而是让所有人都有机会看到自己的厉害。

有“功成不必在我”的觉悟,“百年树人”,教育,是一项真正历久弥新的事业,是一项致力于代代传承的事业,团队引领者,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要致力于让团队与自己分离,让伙伴们“和而不同”,让团队具备独立的生命力,生生不息,传至百年。

以此与诸君共勉共行。

拙方